搜索一下,可以快速帮你找到您需要的内容

www.359359.com9月末资金面或将苦尽甘来央行投放精准成竹在胸

9月末资金面或将苦尽甘来 央行投放精准成竹在胸   在季末财政支出集中释放流动性的大力支援下,央行公开市场操作继续维持“削峰填谷”的态势,经历了月中资金紧张期后,9月末资金面或将“苦尽甘来”,实现平稳跨季。   国庆节前最后一周,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开始“削峰”。本周一,面临2800亿元大额逆回购到期,央行以2000亿元逆回购操作对冲,实现净回笼800亿元。面对央行突如其来的“收紧”,市场反应并不淡定。昨日,上交所质押式国债回购利率GC001尾盘跳升,收于5.37%,较前一日上涨45个基点。银行间最具代表性的7天质押式回购DR007加权利率突破3%,报3.0680%,达到近4个月的最高位。   不过,在季末财政支出集中释放流动性的大力支援下,央行公开市场操作继续维持“削峰填谷”的态势,经历了月中资金紧张期后,9月末资金面或将“苦尽甘来”,实现平稳跨季。   财政存款来支援   “进入三季度最后10天,财政存款的‘援军’及时赶到,给市场‘补水’,也缓解了同业存单到期压力。”兴业银行、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告诉上证报 ,9月较其他月份的财政支出力度更大,将对资金面形成有力援助。   有机构预计,9月财政放款或达2000亿元,将带来大量基础货币投放。央行也在昨日公告中解释:“临近月末财政支出力度加大,可一定程度对冲央行逆回购到期、政府债券发行缴款等因素。”   同时,之前业内担忧的9月份2.3万亿元同业存单到期的压力也逐步被化解。本月同业存单到期高峰已经过去,统计数据显示,本周(9月25日-10月1日)同业存单到期量为4065亿元,与前两周的单周到期规模(逾6300亿元)相比,压力减轻不少。   此外,对银行而言,经历了前两个季度的主动调整后,已经能够更好地应对三季度末的宏观审慎评估(MPA)考核。 通过业内人士了解到,部分银行已提前根据MPA考核相关限制调整资产负债表。   “当前市场上呈现的是资金面‘苦尽甘来’,这个季末的流动性不会那么紧张。”鲁政委表示。   央行操作护航流动性   从9月份的央行操作来看,可谓投放精准、成竹在胸。   9月中旬,资金面开始趋紧,跨季资金供不应求。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(Shibor)隔夜利率几日内大幅跳升至2.8320%,DR007加权利率也连续8个交易日在2.9%以上的高位徘徊。此时,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即刻从净回笼转为大额净投放,尤其在缴税期间,向市场“放水”呵护流动性。   进入9月下旬,财政存款将集中释放流动性。央行操作又从净投放转为连续3日零投放、零回笼格局,直至本周一首度实现净回笼。虽然短期资金面反应较为激烈,DR007加权利率冲至5月初以来的高位,但是总体来看,昨日资金面仍维持平衡,Shibor隔夜利率报2.7580%,小幅上行0.2个基点。各家机构在当日下午逐步平盘,没有借到资金的机构先拆入隔夜资金,静待本周接下来的几个交易日。   在招商证券固收研究团队看来,进入9月,央行态度有所变化。其一,9月并非缴税大月,但这次税期期间(9月14至20日),央行通过逆回购净投放量高达7500亿元。即便扣除18日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(MLF),净投放也达到6365亿元,创今年3月以来税期投放的新高。其二,在税期紧张已经结束、资金面边际转松的情况下,央行仍然没有转入净回笼,而是连续完全对冲到期资金。央行的态度变化,或与配合财政部支持国债做市、引导短端利率下行密切相关。该研究团队预计,如果央行延续呵护资金面的操作,9月末大概率会迎来流动性宽松局面。   继本周一2800亿元资金到期之后,国庆节前仍有4000亿元逆回购面临到期。而央行在月中的大额投放,使得逆回购存量快速上升,这为回收月末财政支出释放的流动性提供了充足空间。央行无论采取何种操作均有较大余地。基于此,业内预期跨季资金面无忧。  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陈冀认为,因为本周是三季度最后一周,为维持市场利率基本稳定,央行保持公开市场净投放的可能性较大。    相关评论】   证券时报:货币宽松时机未到   观察当前我国经济金融运行态势和海外货币政策动向,M2低增将正式成为新常态,货币转向宽松的时机还没到来。   央行最新数据显示,继5月(9.6%)、6月(9.4%)、7月(9.2%)之后, 8月M2同比增速再创历史新低至8.9%,成为1986年有统计以来最低。往后看,基于“防风险、去杠杆、抑泡沫”和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政策总基调,叠加当前我国经济金融运行态势和海外货币政策动向,M2低增将正式成为新常态,货币转向宽松的时机还没到来,特别地,具备强烈信号意义的降准政策尚难出台。   一方面,货币政策实质性转向趋紧。透过央行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可知,2016年三季度以来我国货币政策由此前的“稳健”转为了“稳健中性”,今年3月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把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长目标分别较2016年下调了1个百分点至12%。总的来说,今年以来我国货币一直是稳健中性、边际趋紧。   另一方面,金融监管压制货币派生。去年三季度以来,去同业、压表外、MPA考核、资管新规等金融去杠杆的监管举措相继出台,并且随着今年3月中下旬以来银监会 “四三三”等一系列文件公布和启动银行自查,金融去杠杆开始全面升级。由此便看到了5月M2增速首次跌破10%至9.6%,此后三个月再次累计下降0.7个百分点。   具体地,金融去杠杆对M2增速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:一是金融体系持有的M2同比增速快速下行,如5月仅为0.7%,为有统计以来最低;二是商业银行股权及其他投资规模大降,如5月当月商业银行股权及其他投资科目直接下拉M2增速约1个百分点;三是表外融资锐减。今年5月至8月,“委托贷款+信托贷款+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”等表外融资新增为3167亿元(其中7月当月负增长644亿元,为自去年11月以来首度告负),显著低于今年前四月(2.2万亿元).   随着M2增速连续走低,加之今年以来人民币升值较多(截至9月15日,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年初以来累计上涨6%,并一度升破6.5),市场上开始有观点认为我国货币可能转向宽松,甚至有可能降准。综合各方因素来看,当前我国放松货币的条件还不具备,转向宽松尚需时日。   其一,政策主基调并未转变。去年底和今年初央行曾先后明确指出“准备金工具可能形成资产负债表效应且信号意义较强,受到的制约较多”(也即“降准很大程度上等同于货币政策宽松”),近几个月来也反复强调货币仍将维持稳健中性。与此同时,透过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也可知,“防风险、去杠杆、抑泡沫”至少在未来一两年内仍是各项金融政策的主基调。   其二,我国经济难以大幅下行。去年四季度以来我国GDP连续三个季度超预期走稳,在“PPI保持高位、房地产投资和基建投资不会失速下滑、全球经济趋于复苏驱动我国外需走好”的三重支撑下,下半年我国经济仍将保持平稳(预计三季度GDP增长6.7%~6.8%,全年6.6%以上),也即经济增长还没到需要货币刺激的地步。   其三,欧美主要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已全面趋紧。美联储在2015年12月、2016年12月、2017年3月和6月加息四次后,预计年内还会再加一次并且缩表;欧央行和英格兰央行也分别在9月利率会议上明确释放了即将退出量化宽松的信号;日本央行进一步宽松的空间也不具备。   此外,人民币升值并不尽然意味着降准。一般来说,降准可以较好地对冲外汇流入、熨平流动性供需缺口,降准也因此成为了人民币持续升值之际的政策选项。然而,汇率环境只是降准的约束条件之一(更何况当前我国外汇市场走稳的基础并不牢靠,人民币贬值预期随时可能放大),其他的诸如经济增长、通胀、资产价格等因素也是重要考量。例如,尽管目前为止我国CPI一直处于低位,但明年上半年通胀还是有可能快速上行。   鉴于此,预计未来一段时间我国M2同比增速将维持在9%至10%的较低水平, “比过去低一些的M2增速可能成为新的常态”。 至于货币取向,市场人士其实是明知不会放松的,背后真实的诉求应该是寄希望于“会哭的孩子有奶吃”。 :证券时报) (原 :资金面或“苦尽甘来” 央行操作成竹在胸)

发表留言

你的隐私不会对外公开,请放心留言*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代码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